众泰汽车回天乏力,应建仁造车梦碎,为何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上海冰澄公益

    两地直线距离仅为160多公里的永康和台州,在20世纪60年代分别诞生了两位对今后中国车市有着深刻影响的民营车企大佬。


    一位是1962出生的应建仁,一位是1963年出生的李书福。


    虽说两人如今都即将迈向花甲之年,但他们各自一手创办的企业,如今的光景却大相径庭。


    李书福执掌下的吉利,通过全球化的兼并重组,在中国品牌中独当一面;反观应建仁一手打造的众泰汽车,却逐渐在竞争愈发激烈的车市中走向没落。


    最近,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永康法院下发的《民事裁定书》因公司全资子公司江南制造已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虽账面资产数额高于负债数额,但现金流严重不足,且资产变现能力较弱,应认定明显缺乏清偿能力。


    有业内人士分析,作为众泰汽车的全资三级子公司,江南制造被裁定重整之后,加上此前母公司铁牛集团也进入了重整程序,等待众泰汽车的命运似乎也只有被兼并或重整。


    作为年销量曾高达30万辆的汽车企业,众泰汽车的落幕或也将为应建仁17年的造车梦划上句号。


    尽管近两年我们可以看到应建仁在极力撕去众泰汽车身上的“模仿”、“抄袭”等负面标签,但已然错失最好发展时机的众泰已“回天乏力”。


    于是,若我们要探寻为何众泰汽车会走到今天的田地,或许要更深入地了解应建仁的这段造车经历及其造车逻辑。


    1、野心很大,但败在用人唯亲?


    对于并没有机会上大学的应建仁来说,迫于生活压力已早早出来走南闯北地打工。


    1992年,应建仁看准了正处于蓬勃发展态势的制造业,拿出全部积蓄和亲朋好友借的钱,凑足8万元开办了长城机械五金厂,开始生产拖拉机零部件。


    那一年,应建仁刚满30岁。


    此后的几年间,应建仁创办的这一工厂也逐渐向汽车、摩托车零部件延伸。直到1996年,应建仁成立浙江铁牛实业有限公司,把目光放在了面包车钣金件配套上。


    据说,应建仁对当时市场上销售火爆的昌河面包车覆盖件全部仰赖日本进口的情况感到不满,“我就想,我们能不能生产这样的零部件呢?”他疑问。


    于是,为了解决汽车顶盖板产品“镜面”技术和全工序模具设计中的关键性问题,应建仁高薪聘请了一批行业专家、技师,花了一年多时间集中攻关。


    1999年,铁牛1018A汽车顶盖板获国家重点新产品奖,并最终取代日本产品,为昌河供货。而这一关键节点也开始让“铁牛”这家零部件公司在业内声名大噪,纷沓而至的订单也让应建仁的财富完成了首轮积累。


    然而,此时的应建仁并不甘于只为汽车厂家做配套,进而萌生了进军整车领域的想法。


    “做配件,企业产值利润都很稳定,生产汽车不光投资巨大,对人才、技术什么的要求都很高。”虽然对造车只略懂皮毛的应建仁深知这一个充满风险的挑战,而且还遭到了周围绝大多数人的反对,但在其老婆徐美儿的支持下,应建仁还是迈出了第一步。


    2003年,应建仁通过与人合伙买下了台湾的一条汽车生产线,而正式踏足整车制造领域——众泰汽车也应运而生。


    同时,应建仁特地从厦门请回来的吴建中,也成为了众泰汽车的董事长。据此前媒体报道,吴建中是应建仁的姐夫。


    事实上,在接下来众泰汽车的发展中,吴建中走出的一条“快速复制”模式(即通过购买生产线然后自主改造的方式,随后以低廉的价格出售),让公司得到高速增长的同时,也在消费者脑海中烙下了深刻的“山寨之王”印象。


    而反观这一时期的应建仁,实则并没有过多干涉众泰的造车业务,而是把注意力放在资本市场的操作上。


    2003年,铁牛集团收购黄山金马股份有限公司,借机敲开资本市场大门。2007年,应建仁以同样方式收购铜峰电子,铁牛集团正式成为拥有两家上市子公司的中国知名民营企业。


    从2005年其首款车型上市到2016年站上33万辆的销量巅峰,这十一年可以说是众泰汽车的发展黄金时期。但众泰汽车长久以来的“拿来主义”也为其今后的衰败埋下了伏笔。


    值得注意的是,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吴建中于2015年12月24日悄然离开了众泰控股,并在金坛基地另起炉灶。


    没有人知道彼时执掌众泰已十年的吴建中,为何会在企业发展的巅峰期黯然离去。是其自身的意愿,还是与应建仁的理念不合,目前仍是一个谜。


    但应建仁随后找到的金浙勇,似乎仍没有跳出“用人唯亲”的这个“怪圈”。


    据媒体报道,金浙勇是应建仁的外甥。在他的领导下,虽然彼时众泰汽车极力寻找“品牌重构”的良方,但实际上公司崩盘的危机已开始显露。


    功夫汽车发现,自2017年起,众泰汽车的研发投入逐年增大。2018年,众泰汽车的研发费用比2017年提升了21.15%达到了7.12亿元;而2019年的研发费用更增长至约8.76亿元。


    可以看到,从吴建中离去后,应建仁似乎在极力撕去众泰身上的“山寨”标签,意图打造核心竞争力。


    2017年11月27日,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了控股股东铁牛集团有限公司通知,将在常州经济开发区投资汽车动力总成等汽车核心系统制造项目。该项目建成后,也将优先转让给本公司(众泰汽车)。


    由此可见,或许是其本身对造车专业知识的匮乏,应建仁更愿意通过“砸钱”的方式来造车。只是此时像吉利、长城等民营自主品牌的发展已非常迅速,无论在产品研发还是技术积累上已然具备抵御合资的能力,像众泰这样仍未彻底摆脱“模仿”的企业只能逐渐沦为边缘,最后被市场淘汰。


    随后众泰汽车所面临的困境相信大家亦已熟知,市场销量快速萎缩的情况让众泰的内部运营也矛盾丛生,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员工欠薪维权、工厂停产等丑闻层出不穷。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5月,应建仁从北汽蓝谷挖来了郑刚担任自己的特别顾问。据悉,郑刚的主要工作是帮助铁牛集团做汽车业务的战略规划、资产重组等。事实上,此举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应建仁此前意欲把亲信培养为职业经理人的方式走不通,专业的事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但郑刚也在不久之后投奔华为。


    但很显然,此时的应建仁在用人的思路上,实则已开始发生了变化。只是步入存量竞争时代的中国车市,留给众泰的机会亦非常渺茫。如今回天乏力的众泰汽车,前面只有等待被重整的命运。


    2、应建仁还会重来吗?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据悉,这首《七律·长征》是应建仁最喜欢的一首诗。


    面对创业的艰辛、人生的磨难,应建仁时常这首诗词来激励自己。


    2017年,应建仁、徐美儿夫妇凭借140亿身家再次登上胡润百富榜,位列第239名成为“永康首富”。然而在2019年10月,应建仁却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转眼成了“老赖”。


    截至今年 9 月,众泰已经连续 5 个月“0 销量”;同时今年6月其股票已经被 *ST 处理。如今随着铁牛集团、众泰汽车等亟待重整,应建仁能否从这个其创业过程中的最大挫折中“缓过来”,仍充满未知。


    事实上,从此前与福特联手成立合资公司,到后续打造的君马汽车,应建仁显然是想在企业的转型时期奋力一搏。但最终时也命也,积重难返之下,众泰走到今天这般田地其实也让人唏嘘。


    2018年6月23日,在铁牛集团召开的全面转型升级动员大会上。应建仁特别作了一份万字以示其壮士断腕的决心。


    “我们已经具备了做强做优汽车整车及零部件制造的平台基础,要坚持以实体经济为主,其他产业作为有益补充。”应建仁说,在这个平台上,铁牛将通过不断地突破创新,实现从区域品牌到全国品牌乃至世界品牌的跃升。


    可以看出,应建仁那时对造车应该还是有不少的信心,虽说如今其造车梦即将画下句号,但相信中国潜力巨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对其仍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今后在新的造车赛道上,我们或能再度看到应建仁的身影。


    3、功夫拍案


    一直以来,众泰走的是“汽车零部件——汽车整车——互动发展” 的差异化自主品牌发展之路,即通过汽车零部件的既有技术和成本平台为整车的开发制造、自主创新提供支持,迅速拓展市场。


    这样的发展模式虽然在早十年间让众泰汽车尝到了甜头,但始终缺乏核心技术的研发才是让众泰汽车无法撑过行业变革期的痛点所在。


    如今深陷工厂停摆、业绩巨额亏损、变相裁员、经销商维权、员工讨薪等漩涡无法自拔的众泰汽车,无疑将成为应建仁创业路上的一大“糟点”。而后续整个集团能否等来真正的“白衣骑士”,实现重整后的新生,功夫汽车将会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