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衣库背后的中国隐形冠军:13岁辍学搞代工,曾火烧劣质产品,股价翻了47倍,身家700亿成服装界首富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上海冰澄公益



    优衣库为申洲织造开了个好头。




    在之后的十多年间,马建荣又陆续拿下了阿迪达斯、耐克、彪马等国际知名品牌的代工订单,一度被称为“服装界富士康”,在服装界的地位几乎可以跟富士康在手机领域的地位媲美。




    文|周享玥


    来源 |财经天下周刊(cjtxzk)




    靠给优衣库、阿迪达斯等品牌代工,浙江富豪马建荣已经第四次登顶胡润百富榜服饰行业首富宝座。




    据胡润研究院10月20日发布的榜单显示,截至2020年8月28日,“服装界富士康”申洲国际实控人马建荣家族的身家高达700亿元,排在2020年胡润百富榜第50名,以360亿元的财富值优势力压海澜之家周建平家族,成为服饰行业首富。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3年首次登顶以来,马建荣已经连续4次坐上服饰行业首富之位,更是在2018年至2020年留下了连续三年蝉联服饰行业首富的纪录。




    (图源:视觉中国)




    1

    “富二代”13岁当工厂学徒,曾火烧劣质产品

    相比其他很多白手起家的富豪,马建荣显然拥有一个不错的起点。




    公开资料显示,马建荣出生在1965年,浙江绍兴人,父亲是上海针织二十厂技术副厂长兼余杭临平针织厂副厂长,家境殷实,是个妥妥的“富二代”。




    不过,家境优越的马建荣并不怎么爱学习。据报道,小学时候,常常是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他在下面偷看连环画。13岁那年,马建荣甚至直接向母亲摊牌:“只要不读书,干什么都行”,母亲只好将他送到父亲所在的纺织厂,让他做一名学徒。




    对读书不感兴趣的马建荣,对学习纺纱、织布、制衣、印染等技术却很感兴趣,3个月不到就学会了纺织的各种流程,之后的十余年间,更是一路从学徒升迁至小组长、车间主任,到1990年,25岁的马建荣就已经是纺织业的小半个“专家”了。




    也是这一年,马建荣的父亲马宝兴受邀到刚刚成立的宁波申洲织造有限公司(申洲国际前身)担任副总经理,马建荣也跟着父亲进入公司。




    不过,在申洲织造的开局并不顺利,这个刚刚建成的工厂实在是“一穷二白”,没钱、没人才、没技术,市场前景难以预测的同时,还欠有负债。没有退路的马氏父子只好四处奔波筹措资金,费劲心力才补齐了申洲织造300万元左右的资金缺口,将工厂正式启动起来。




    而在市场开拓上,马宝兴决定跳出当时已经基本饱和的低端市场,将公司定位放在“中高端”,并将首战定在了日本市场,主要做婴儿成衣的代工。据悉,当时日本一件成人汗衫卖1.2美元,一件婴儿成衣却要卖到1.5美元,利润显然不错。




    但打开日本市场这条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据马建荣后来回忆,1992年3月份,申洲织造刚刚开始盈利时,他曾“雄赳赳气昂昂地去到日本客户那里,被对方请去吸烟室喝茶”。但烟还没抽完,日本客户的一个部长就走了进来,很礼貌地询问:“为什么我们收到的这批次衣服冲一下水,颜色就会褪下来?”马建荣顿时就懵了,紧张得烟也不抽,饭也不吃,只想尽快回国解决问题。后来,问题解决了,但这批次的衣服也全数被烧毁了。




    有了这次教训,申洲织造之后对于产品的质量一直有着严格的管理和把控,“中高端代工”的定位也在市场上逐步清晰,到1995年,申洲织造就已经在业内小有名气。




    2

    32岁执掌帅印拿下优衣库,

    “服装界富士康”年入227亿



    1997年无论是对于马建荣,还是申洲国际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这一年,申洲织造的三位股东将股份卖给了马氏父子一家,32岁的马建荣也正式从父亲手中接过帅印,成为二代掌门人。




    也是这一年,马建荣接到了自己走马上任以来的第一个大订单——一份来自优衣库的35万件服装的代工订单,但条件是必须在20天内完工,严苛的时间期限对于当时的申洲织造来说无疑是个巨大挑战,如若完不成,势必将对公司造成不少损失。




    不过,深思熟虑之后,马建荣还是决定接下订单,带着工人每天加班加点,最终如期完成约定,赢得了优衣库的信任和长期合作。目前,申洲已经是优衣库供应链上的最大供应商,双方合作时间超过20年。



    (图源:视觉中国)




    优衣库为申洲织造开了个好头,在之后的十多年间,马建荣又陆续拿下了阿迪达斯、耐克、彪马等国际知名品牌的代工订单,一度被称为“服装界富士康”,在服装界的地位几乎可以跟富士康在手机领域的地位媲美。




    而在业绩上,据报道,到2000年时,申洲织造的产值就已经达到了14.3亿元,净利润达到2.1亿元,分别是1997年马建荣接手公司时的5.5倍、19倍。




    2005年6月,整合多项业务的申洲国际集团正式成立,马建荣出任董事长。五个月后,申洲国际在港交所敲钟上市,初期股价约3元左右一股,总市值约28亿港元。而据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0月21日收盘,申洲国际股价为143.9港元/股,总市值2163.14亿港元,十五年时间,股价和市值分别翻了约47倍、76倍。




    与此同时,申洲国际的业绩也始终处于高速增长状态。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9年的12年间,申洲国际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除在2012年均出现略有下滑以及2019年营收增速未突破10%以外,其余年份均保持着超过10%的增速,一路从2008年的48.23亿元营收、6.99亿元归母净利润,涨到了2019年的226.65亿元营收和58.95亿元归母净利润,毛利率长期保持在30%左右,净利率则从2018年的15%左右,一步步涨到了2019年的21.88%。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上游原料厂商和下游品牌商往往会拿走一个产品中的大部分利润,身处产业链中间环节的代工厂一直以来都被看作是低利润率的代表,一如知名的苹果代工厂富士康,2019年营收高达5.34万亿元台币,净利润也只有1153亿台币,净利率仅约2%。




    但申洲国际的净利率不仅达到了20%的高位,甚至比其客户优衣库、阿迪达斯、耐克等的净利率还高。数据显示,2019财年,优衣库、阿迪达斯、耐克的净利率分别约为7%、8%、10%,而海澜之家、太平鸟、九牧王、森马、七匹狼等国内服装企业2019年的净利率也仅为14.42%、6.85%、12.42%、7.93%、9.75%。相比较而言,申洲国际无疑是中国最赚钱服装企业。




    3



    三把火撑起千亿帝国,

    攒700亿身家成服装业首富



    事实上,申洲国际能够迅速发展起来,离不开马建荣的三次重要决定。




    早在1997年,认识到服装代工业利润微薄这一不争事实的马建荣就开始尝试从OEM向ODM转型。前者意味着产品由品牌方设计,申洲只负责生产,而对其他环节“无权过问”,这就导致绝大部分利润都掌握在了品牌方手上,后者则意味着申洲还会进行设计和销售,形成了自己的话语权。




    具体而言,申洲国际的成衣生产主要采用OEM模式,面料制作则采用ODM模式,根据客户对功能性和设计的要求,研发出相应的面料,从面料层面实现增值。而据最新资料显示,申洲国际的产业链已经拓展到包括面料、染整、印绣、裁剪、缝纫、包装和物流在内的多种服务,形成了垂直一体化产业链模式,并拥有了新材料面料专利143件,生产过程中对设备工艺改造创新及制衣模板类的相关专利270件。



    (图源:视觉中国)




    第二个重要决定则是大手笔砸钱进行技术设备升级。据悉,早在1997年,马建荣就曾顶着巨大压力,将申洲3000万元的利润全部用在了建设污水处理厂上,彼时这个决定一度让许多没有分到红的股东极为不满。2005年申洲上市后,马建荣更是直接将融来的9亿多港元全部投入技术升级,换上了国际最先进的染色机和织布机。




    第三个重要决定与申洲的海外扩张有关。早在2005年,申洲就在柬埔寨布下了海外第一厂,之后几年间又先后在越南成立了面料工厂和成衣制造工厂,在布局海外、提高产能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人工成本。




    目前,马建荣执掌的申洲国际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纺织品生产商之一,连续多年位列中国针织服装出口企业排名第一位。而马建荣本人,则早已在各大富豪榜上跑了个遍,身家也从2010年的50亿元变为了如今的700亿元,稳坐中国服饰行业首富宝座。